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游戏

妖精的魔匣第十五章铲屎官安尼特

时间:2020-01-25 02:47:33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妖精的魔匣 第十五章 铲屎官安尼特

呜――呜――呜!

低沉而嘹亮的号角声中,圣胄骑士团结束了战前的后一夜,所有人都开始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做准备。

其中有七个倒霉蛋例外,在督战宪兵们虎视眈眈的看管下,亚雷、安尼特和另外五人被勒令排成一列,直接被送进了主将大帐。

黑骑士满脸晦气的排在队末,他在看到大帐上方随风飘扬的鹰烙战旗时,心里就已经明白了大半,自己这回貌似捅了大篓子……要见高统帅了。

因为是临时营地的缘故,大帐内部的陈设很简陋,不算座椅的话,除了一张大型拼装硬木桌之外,就只有两排高脚灯檠,外加一张安特拉苏的大地图。

当然了,还有三个人……硬木桌的后方,正坐这一位红髯须的军官,双眼凶光四射,肩章上的图纹赫然是一只仰天长啸的雄狮。

在他前方的左侧,坐着一名淡金短的青年军官,长相十分英俊,甚至有点过于柔和,正在闭目养神,肩章上的图纹也是雄狮。右侧是一名女军官,黑色的帽檐遮住了半张脸,身材纤细,正双手环在胸前,只能看到线条优美的下巴,肩章是七道竖纹。

两个少将,一个兵长……今番罢了……

圣胄骑士团指挥官,卡斯珀?贝克威尔少将瞄了一眼眼前的几人,摸着自己引以为豪的红色胡须,右手敲了敲桌面,问道:

“这些人都犯的什么事?”

“报告指挥官阁下。一个人打架。一个人大声喧哗。两个人到炊营偷肉干和水果,三个人到女营偷窥被打的半死,刚领回来。”

闻言,卡斯珀少将腮边的肌肉一阵颤动,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来,右拳猛地砸向桌面,顺势大骂道:

“真是不知羞耻!”

七个倒霉蛋立刻像鹌鹑一样哆嗦了起来。

“按照军法,临战之前。不论犯什么事一律重罚!”少将阁下杀气腾腾的说完,视线移向几名督战宪兵,冷声问道:

“按照规定,这些人犯的事都该怎么处理?”

“报告指挥官阁下,打架斗殴者杖五十,故喧哗者杖五十,偷窃者杖五十,偷|窥者……杖三十,战前均能翻倍!”

这里的杖不是木杖,不是铁杖。而是特制的电杖,不能用斗气的情况下。就算是普通的天灾骑士被打一顿也要丢掉半条命。

安尼特越听心里越凉,近乎窒息,要是自己被这么打残,肯定不能继续跟着上战场,到时候,婚约……一切就都完了。

想到这里,他心中对亚雷的怨恨又增加了几倍,几乎恨不得当场掐死对方。

“嗯,你们……想受刑吗?”卡斯珀少将明知故问道。

“不想!”整齐划一的回答。

“那好,现在还有条路放在你们面前。”他眼中闪过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,竭力板起脸,继续厉声说道:

“驻军之前,我们和魔怪有过协议,撤离之前会将驻地干干净净的奉还。但是近辅军那边有几只机械邪龙水土不服,连着泻了三天,拉的粪便能堆成山,后勤人手有点不够用……你们……懂?”

“懂!”几人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一样大声应道。

“那就去,那啥,你们几个督战宪兵也跟着去,以防他们偷懒。”

“遵命……”

“报告指挥官阁下,我还是挨打好了!”亚雷突然向前一步,大声说道。

蠢货!这家伙是个蠢货!对了,他还没被电棍打过,不知道那玩意的威力,活该啊……真是太好了!

安尼特心中顿时一阵狂喜,连骨头都为止酥软起来,恨不得这个人立马被打残,然后被打包送回老家。

“你确定?”卡斯珀少将眼神闪烁着危险的光芒,身体缓缓靠上了椅背。

“确定。”黑骑士笃定的答道,别人怕被打伤打残,他可不怕,电棍又怎么样?哥和你们不一样,是有十二条命的男人!

“年轻人,作为一个长者,我提醒你一句,别以为身负战纹就小瞧电杖,不用斗气护体的话,恐怕没人受得了那种东西。”

将军阁下半恐吓,半劝诱的威胁道。

“报告长官,我明白。”

亚雷露出油盐不进的坚定神色,宁被打死,不去铲屎!

“……既然如此,带他下去受刑吧。”

“遵命!”

为的督战宪兵抢先迈出一步,在同伴看待叛徒的眼神中,轻地拍了拍黑骑士的肩膀,两人直接一溜烟的走出了大帐。

砰――砰――砰――!

在骑士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中,亚雷赤着上身趴在草地上,两名督战宪兵抡着闪烁电弧的特制金属杖,结结实实的抽了下去。

“一、二、三……”

督战宪兵数着数字的同时,黑骑士也在心里默默记数,对他来说,这种电棍的伤害实在有限,但剧痛却是真的。

不过,还在承受范围之内,比战纹补完的时候差多了。

“九十八、九十九、一百!……行刑完毕,我们走。”

为的督战宪兵深深看了亚雷一眼,随即挥手斥开人群,带着两名汗如雨下的行刑宪兵,疾步的离开了原地。

“呼……”黑骑士喘了口气,捡起自己的军服,便利索的站起了起来。

“卧槽,这货被抽了一百棍子,居然一点事没有!”

看他像没事人一样的站在原地,背上就多了几道烫伤,围观群众顿时不淡定了,一个个大呼小叫起来。

“不过有点痛而已,不算什么。”亚雷得意洋洋的一句回应,顿时又让众人炸开了锅。

……

而在另一边,安尼特终于真正意义上的明白了叫做臭气熏天,成么叫做乌烟瘴气,什么叫做屎山血海……特么,以前怎么没人告诉他,龙种也会患痔疮?

“点点!”几名督战宪兵站的老远,监视他们的同时,嘴里还不断催促。

没事……臭了一点,累了一点而已,那个混帐现在肯定比我惨多了,说不得已经被打得半死,送回老家了。

他手里飞铲粪的同时,不断这么安慰自己,甚至于,一边想象亚雷的惨状,一边露出泄似的笑意。未完待续。。

武汉眼耳鼻喉医院咨询电话
中南大学湘雅口腔医学院怎么样
佛山癫痫病治疗怎么样
扬州妇科医院排行榜
湖北治疗不孕不育费用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:苏ICP备17012668号-1

网站地图